左一 長的最帥的就是 我的父 親    50年前的教育班長  與他結拜的十兄弟      


父親當兵時結拜了十位兄弟


           他們每隔一段時日便會聚餐


               聚餐的方式很簡單


          就是每個人輪流做東請客藉由吃飯


         聯繫彼此的情感 這回輪到父親當主人


    早晨我和古蜜到市場買菜


    巧遇父親爸爸和幾位朋友


 在一同吃朝(早餐)朝晨的北埔市場


早餐店家家生意興隆


在這裡早餐吃得很豐榮(豐富)


有傳統的粄食(客家米食)


也有賣幾十年歷史的花生湯


最多的是點心店


(專賣燙板條 煮麵 吹粉 切小菜的小麵攤)


此時雖是早晨但是父親已經在點心店裡


與他的夥伴喝起燒酒配小菜了


爸爸算不上所謂的嚴父不知何故


我們父子碰面時卻很少彼此主動跟對方打招呼


除非有重要的事情 或是特殊到值得


即刻與我分享的東西 不然我們很少在街上


流露深藏於彼此心底的情感


這種存在於我們父子之間陌生又熟識的感覺


伴隨著我直到父親往生後才慢慢的


一一浮現在感念中


早上父親臉上顯露出比平日


多了幾許愉悅的好心情 父親隔遠就對我招手


把我叫到點心店前吩咐我 晚上他在北埔食堂


辦桌宴請結拜兄弟 要我座陪和大家一起吃晚餐


既使身處在市場人多又吵雜的小麵店前


被父親邀請的當下 心中感到了一股暖暖的溫情


不斷湧上心頭 當時心裡的歡喜與街路上吵鬧中的景象


恰好成了一幅相反的畫面


再看看父親當時臉上散發出來的喜樂


至今憶起這段 父親私下給予我


暗藏在心底當久的溫馨 久久無法退去心中對他的思念


這件恍如昨日之事 實際上已經過了十幾個年頭


走走停停的颱風天 聽說外面的災害嚴重


家前的庭院亦然平靜 朝晨發呆安坐在過往雲煙之下


於時對父親的眷戀油然而生


 


十年前我們一小家子 古蜜 珍梅


還有即將降臨到我們家裡的


小雙魚 古二共四口人


住在離家不到500公尺 距離的公寓裡


有時在一天中還會見到父親好幾回


照理不應該產生這樣的感覺才是


我想大概是我們作子女的人


每個都為三餐奔波 忽略了享受父子親情的可貴吧.


 


我曾聽曾祖母說 父親從小就沒有爸爸


父親是被曾祖母 從小扶養長大的


爸爸等於是跟著他的阿婆長大的孩子


我的祖父是一位生長在日據時代的人物


為了當時的體制末法度(沒辦法)離開家鄉


到中國 好不容易回來北埔


卻又為了婚姻與家庭的因素 自願從軍當日本的軍夫


為日本人去南洋打仗 結果一去不回 戰死在南洋


祖父的同寮更是當時出生入死的伙伴


住在秀鑾山下的賴泉安伯公 在他還沒往生之前


每次到家裡來 便會提及此事 感慨萬分


不能原諒自己 親眼目睹同來並肩作戰的鄉親


眼睜睜的看著我們的祖父 在不遠的懸崖下方


被敵人活活的用槍打死 連想幫我們為祖父收屍


都來不及 日軍戰敗棄守之後 返台平安回北埔


泉安伯公屢次來家裡 都會講同樣的故事


曾祖母每次也都用同樣的話語 安慰他


請他不要自責了 這一切都是 田本他自己的命


田本 是我祖父的日本名字


每次看到 曾祖母和泉安伯公的對話


都會讓我感到現在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之道


比起祖父們 常常以最直接 最真情


的方式過生活 用相同的方式來相互對待


確實是生活在現代的我們缺乏的生活美德



 


     


 


我想可能是父親從小就缺乏父愛


使得他無法給予我們姐弟太多 我們期待的溫暖吧


以至我們的年齡越大對父親的疏離感越是加深


 


在五個姐弟中父親最疼愛的是我


因為我三歲的時候得了小兒痲痺


直到八歲時 走路還會東倒西歪 爬來爬去


是母親的決定 要把我送到台北石牌


振興復建醫學中心治療


想不到經過手術加 上半年的復健


在下總算可以正常的走路


在住院那段期間家裡


的成員輪流上台北來看我 幼小不曾離開過家人


我每天以淚洗臉 在治療的半年當中


與家人每個禮拜天能夠在異地台北相聚


當時雖然痛苦於今想起 成了我人生中最美麗的回憶


母親最可憐了 為了我的腳能夠正常一點


每天被曾祖母罵 沒有良心的婦人家


竟敢把一個踄腳的兒子送去台北


自己跑回來 母親三十八年前


內心所承受親友們給她的壓力 可想而知


母親這輩子為我 背了不少黑鍋


當我的腳醫的差不多要出院時


卻是父親來接我回北埔的


父親當時的工作是 北埔開三輪貨車


幫農民般運貨物的司機 父親的手因為粗重的工作


非常的粗糙 厚實又有力 在醫院門口父親握著我的手


告訴我說:我們可以回北埔了


這也是我一輩子中頭一回體驗到所謂的欣喜若狂


 


因為半年沒回家 我們座在天母開往台北車站的公車上


父親在車上問我想去那裡


我說:可不可以座火車回家


父親回答:那我先帶你去百貨公司要不要


我當然說:好


父親牽著我的手 走過了當時台北最繁華的


中華商場 西門叮 最後要進入百貨公司


走到百貨公司的門口前 父親吩咐我


進去之後不得濺手爪


我走不動時父親當街背著我逛台北鬧區



 


當時的父親直到往生前 還是保持著理小平頭的模樣


就像我現在的髮型 那天父親穿著原子布料的套頭衫


我趴在他厚實的肩上 依稀聞得出來這是


新衣服才會有的新衣味


尼龍的西裝褲也是新的 還有在北埔買的假皮皮鞋


 


當我一覺醒來時 父親已經走到台北火車站了


我們上了當時最高級的莒光號火車站


發現沒有位子 父親抱著我站在


車箱與車箱聯結的門邊 他一手報我一手抽著煙


他要我別亂動 因為車門後面有一個大空隙很危險


我連動也不敢動的 用一個姿勢忍耐直到下車為止


 


我們的父親 很多時候像我們小時後上勞作課時


手中把玩的黏土 任我們揉輾


為了滿足無知與幼小的我們


展現出千變萬化的造型


在我們生長的過程中 無願 無悔 無所求


扮隨在我們生命的週遭裡


 


現在的我 一天天的離開了父親


同時每天都要扮演父親的腳步


曾經把玩黏土的人 最後將變成泥巴任孩子捏朔


親情的延續 在生命的過程裡 本質上是公平的


我們不也常常只往顧愛惜自己的孩子


忽略了可以同時擁抱父母的溫情嗎


 


最近本人為了練習用電腦打字


計畫新書的出版 順便找出


不知覺得塵封數年的往事日記


由於自己貪玩而被 陳封許久的美麗景象


再次的飛舞在我的面前 往事如煙 歷歷再現


尤其對於自己對父親的不孝 難以啟齒


         


 


本人很少買花 我愛樹過於花


尤其菊花 在下是從進入 人澹如菊茶書院之後


才慢慢的學會欣賞 菊瓣之美 95年的除夕


我生平頭一次 買專程買盛開的菊花


準備 憶故人 賞冬菊


今年開始在我的生命中 將永遠沒有了父親


與本人同命相連的還有 漢生雜誌 黃永松 老師


以及現任 桃園文化局張壯謀局長


我們今年同時失去最敬愛的父親


大年初一 黃 老師幽默的安慰大家說


從今起大家都是孤兒了 就別難過


 




爸媽來水井



 


待續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化局要 在下繼續寫常民生活叢書


理由有二


其一本人主編的新竹文獻27(新竹好茶)


是目前所有出版的文獻中


唯一再版並且銷售0庫存的好書


 


其二 本人寫的笑科書(北埔民居)


得過第一屆國家出版品 佳作獎


此獎是 在下活在地球上頭一次拿到殊榮


 


第一屆國家舉辦出版品比賽


6000多件作品參加參選654


特優獎一件 優良獎三件 佳作獎17件 入圍37


不管是特優獎或入圍獎  出版單位都是中央級部會


如 故宮博物院 台灣大學 國防部 台北市政府


台北市立美術館 農委會 客委會 國家公園 等


所有的出版品中只有(北埔民居)


是來自地方的新竹縣文化局


 而且作者的學歷也最低


只有(光復中學補校 普通科)差一點弄不畢業


為此縣長還在主管會報裡 特別表揚在下的豐功


發給本人感謝狀一只 獎金2500元(我寫了五年)


 


基於以上的二大理由 文化局希望 本人再接再厲


從事創作 讓老古講的古 得以萬古流芳


其實在我看來並不竟然 文章這東西


看是容易 寫時難


尤其碰到客家從小又不愛唸書的老男人


在文法上特多冇 了 哪 啦 後 該 等……


習慣了農稠的客家腔語辭


一時半解要改正其實很難的喇


假如文章沒有個人的生活特質


為了迎合主流市場


將古武南的生命情感故事 改編成


暢銷書式的心情篡述批評報導 其實也大可不必



(北埔民居)80000多字


240230多張各路相片 包涵古家四代


以及諸親朋好友的提供 寫作前後費時五年


結算下來的收入為 稿費每個字5毛錢計42000


照片只能算50張的費用每張300 15000


文字照片42000+照片15000+獎金2500總收入59500


這樣子的投資報酬率 也只有 浪漫情懷可以解釋


 


皇天不負苦心人 雖然本人的層級因(學歷不夠)


還未進升到 野獸 怪獸 教授 的境界


由於本人每天守在北埔騙人家


騙久了自然就會有人躍升你為專家


切記一定要遵守(騙之有理)的中心思想


儒家 修念書與學歷  專家 養生活與智慧


早知道我就選修儒家


因為大家都知道 由專入儒易 由儒反專難


也就是說 書只要一直拿來念就會變成學者


然而事情 要做得 很多 很多才有機會當專家


 


當上專家之後 便有機會當審查委員


或是執行案的計畫主持人


最近再下 就是遊走於二者的人物


有時出去審査別人的計畫案


有時在北埔被別人 審查自己的計畫案


 


本人審査案件的特色是 自己沒有做過的不建議  


自己做不到的也不鼓勵別人去做


審查意見 講求 簡單 明了 通過 因為本人了解


被審查者的痛苦 於是不敢做痛苦的傳承者


 


最近在審查會上遇見一位很喜愛 文字創作


田野調查和寫書的文化前輩


許久未拜讀老師們的大作  原來老師已經跨領域到


執行承包委託案的場域來了


我問老師隔行是否如隔山


老師羨慕我得了獎 也順便告訴我 寫書會寫死人


即使一個月出版一本 也不會超過十萬元


我們又不是 林志玲 隋棠 靠相片就可以賺錢


現在我們代表學術單位 與規劃公司合力投標


小的標案有幾百萬 大的標案上千萬 標到案件


大家共同分擔負責


小案件1年结案 大案件23年結案 


寫書太慢 也太辛苦了


前輩師長的好言善意 在下銘記在心底 


 


一段時日未見前輩出沒江湖


原本以為 他們退居山林 修身養性 享受天倫之樂


很難想像 他們心中的臥虎藏龍 比在下的心靈空虛


還要勇猛  怪不得沒人要寫書了


 


40歲才開始認真看書 發現彷間大部份的書籍  


不要說讀之有悟


連可性高的出版品都很難遇得到


 


我們在水井 認識不少時尚的主流作家


他們自認 可以寫作發揮與的題材


包山包海 包羅萬象 就是沒有勇氣


也不敢 也寫不出真實的自己


 


在下剛好相反 目前除了會寫自己


講自己的故事之外 沒有勇氣講別人


也寫不出 別人的世界


 


待續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勝國誇讚古二這張自畫像


有梵谷的水準與氣質


記得在 古蜜五歲時


我帶他一起逛誠品書局


買回這本梵谷特輯


古蜜問我 梵谷是誰


我回答古蜜:梵谷跟我們一樣姓古


是自家人 只不過梵谷 住在荷蘭


我們住在北埔


古蜜又問我:梵谷是客家人嗎


我說是 但是他住在國外很久了


應該不會講客家話了


古蜜看過梵谷的畫冊後又問:梵谷很會畫圖嗎


我說 凡是姓古的人 都很會畫圖


不相信你看 姑姑 大姐姊 就知道了


 


古二看醫生 發現自己的健保卡不見


申請新的健保卡 需要新的相片


我們在來不及的情況之下 鼓勵古二創作


這張自畫像 古二很不願意畫自己


理由是 自己看不見真實的自己


最好的自畫像 由別人來畫比較好


古二  十歲的人生哲理 明智有理


 


人看不見真實的自己 不要說十歲


在下46歲 就常常看不見真實的自己


尤其酒喝過多 甚至也常常看不見真實的別人


執友 禮杞說:老古還好不常喝酒


多少人沒有喝酒 一輩子從來沒有看見過


真實的自己


如果政客看得見真實的自己 天下就太平了


 


我們在古二的自畫像中 看見真實的古二


制服上北埔國小的校徽  他是96年入學的


理平頭 農眉大眼 帶點呆至 耳垂包滿


最有特色的是臉上的黑痣 古二從小被恐嚇


只要說謊騙家人 痣就會越來越大


只不過從畫像眼神中微露 出不大歡喜的感覺吧了



我看見古二超酷的自畫像 懇求他為偉大的父親


也畫個這麼一張送給本人


不到三分鐘 我看到兒子為我創作的自畫像


還好沒有 腦溢血連帶心肌鞏塞


我明明幻想自己是 喬治客隆尼


心愛的二兒子 卻把自己和藹可親的爸爸


畫成 酒後臥倒在廟後面 水溝邊的醉漢


脯娘與妹妹說 (諸惡莫作)


 


枉費天下父母心 對每個小孩的養育恩情


從現在起我否認 對這個小鬼的一切讚賞


什麼梵谷的氣質 明智的人生哲理等


這一切都是假的 


我再度詢問古二 為何醜畫慈父 古二回我


誰叫你不把我的自畫像 放在健保卡上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北埔 富士山


今天是假日 與古蜜 古二


坐在水井的石椅上 喬裝遊客


喬裝觀光客 會發現很多很好笑的事情


所以我們沒事就集合在這裡 取笑遊客


笑他們穿著的服裝 言行舉止沒常識的行逕等


 


上禮拜我們三子爺 正在笑一群客家長老


阿吉(歐吉桑)


阿桑(歐巴桑)這是古二用來專門形容


不討喜老人 的專有名詞


他們專長 問東問西 殺價 試喝茶 


就是不買 小屁一下箸


明明就是扣家人 被我們識破了


還硬要講 扣家果乙


 


此時的笑話正是起勁 


突然跑來一位看起來很友善


其實不是很友善的小女孩


見了我們 便說


你們好奇怪 穿這甚麼衣服 怪理怪氣的


好像笨蛋


 


我們父子被取笑 一時之間還反應不過來


等到我們弄清楚情況 是怎麼回事時


小女孩早就不見蹤影  哇裡列


有了這次 啞巴吃黃蓮 冤情無法申訴的慘痛經驗


我們決定還是不要在這裡 造惡口比較好


真的是惡有惡報 不是不報


 


到了下午我們又呆坐在這裡 欣賞過路遊客


大家規定不能再取笑客人 彼此收斂起不雅的笑聲


只用眉目傳達心中的神會 真的忍不住要笑


沒關係 要躲到屋子裡面去笑


笑完了才可以出來 


 


水井巷 經過半日笑科


有一對夫妻 帶著二個小孩


經過我們前面 走在前頭的父親


肩上背著一台 徠卡M6的德國相機


這台相機的機身加上廣角鏡頭


少說新台幣12萬元跑不掉


M6曾經是在下 一生夢寐追求的玩具)



走在後面的媽媽 漫步欣賞著水井前面的景象


停在茶博館的前面 喊住小孩的父親


來拍呀 拍呀 快拍呀 怎麼不拍了


去日本京都不是很愛拍嗎


來到自己的京都 反而不拍 奇怪了你


這男人回首 苗了一眼


由文建會指導 新竹縣文化局主辦


北埔工作室承辦的街角生活茶博館


 


居然不為所動 並且不鳥太座良心又俱


智慧的提醒及建議用M6拍下


全北埔最美的空間 我實在想不解這男人


買這麼好的相機 是用來做甚麼的


慶幸在下年輕時 沒有錢買M6


躲過了今天水井巷 最佳哈日男主角的頭銜


不預警中古蜜突然從後面碰出這句


你佈置的這個假京都不能感動人心


 


今天的我 真的是


惡有惡報 痾使大嘛包 古二說的一點都沒錯


今天是怎麼了 早上被小女生笑笨蛋


下午被自己的小孩數落 我只能接受這個因果現前



為了證明台灣比日本好 北埔比京都美


我帶這二個不知 小屁的小人呢


來秀鑾山看比日本靜岡縣富士山


還要美麗動人的新竹縣北埔鵝公髻山


並以此照片為證


 


待續


 


遠觀鵝公髻山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據說「愛妻籠之會」創於一九六五年


是由當地的居民為了保護自己的家園


妻籠宿 所成立的協會


愛妻龍之會 聽起來 簡單明瞭 又有力量


河洛話(俗夠有力)


在協會理事長數十年的努力奔走之下


終於制訂出這套


「愛妻籠憲章-不賣、不借、不破壞」


也就是說這裡的每一間傳統建造物群保存地區


裡的房子 住戶自願不賣給外人(外來者)


不出租給欲想來此地說生意之商販


不但如此還得不改變現狀


修繕房舍得照原來的樣貌修復


別看小看憲章裡的七個字「不賣、不借、不破壞」


卻是全世界保護老聚落的範例


          


再下 一年之內二次造訪妻龍宿


心中對於妻籠人的智慧羨慕萬分


妻籠宿與其它我們造訪的地區


都是屬於國家重要傳統建造物群保存地區


七籠宿與木曾平澤 奈良井最大的不同之處


在於前二個傳統建物群比較類似街屋型置的保存區


妻籠宿則比較像一個獨立的聚落保存區


上回造訪妻籠宿因停留的時間比較長


我獨自一人有機會尋遍這裡每條延伸於聚落裡面


彎曲的大小巷弄


 


赫然發現妻籠宿還真的與北埔老聚落


有還幾分相似之處 聚落內的建物群隨山坡


往上延伸大部分民居還維持著一般住屋的


原使用機能極少商家 既使修繕房舍其使用的建材


與施作也是比照傳統工法


妻籠宿老聚落裡居民的生活環境


美好 幸福的指數很高 最主要的原由


來自妻籠是 以保存為他們發展的目標


與許多傳統聚落以主流商業手段炒作


發展觀光為目標,剛好相反


         


故不論我們 是行走或 座下來休息


在妻籠宿的每一個角落 都可以與 天空,樹木,河川


稻田,巷道石板,街屋民居,見面


妻龍宿店面的擺設,無不帶給我眼,耳,鼻,身,意


舒服坦然的享受


 


每每一遇到好康的人,事,物


本人的思鄉情節 又會很直接的湧上心頭


如果我的家鄉北埔能夠


「攤販少一點,生活慢一點,古先生的話多聽一點」


甲以時日,或許要三到五十年吧?


北埔老聚落一但登錄為文化資產保護區


再加上客家鄉親的大徹大悟,到時候我家鄉


的文化水平一定會超日本的妻籠宿


我會有如此遠大的自信心


全靠 林會承 老師講的一句至理名言:


以大環境來講我們是輸給日本的


但以個體來說我們強他們太多了


我明白 也了解我自己是個體


  


神通廣大的 邱如華 老師又一巨獻


把正式的中日國際文化交流會議


安排到人家的案內所裡開學術研討會


案內所是一棟標準的傳統歷史建物


在這裡見習環境活化的議題非常名符其實


還請到愛妻龍之會的開國元老理事長小笠原先生


總幹事,前後任會長,以及幫我們準備茶水點心


還有酒類的文化夥伴,這樣的場面加上


日本人的好客之道,真的讓我當下感動的熱淚盈框


想起三十年前北埔鄉下 一年一度的秋收平安戲


當時北埔挨家挨戶於住屋前辦的流水席


每個人都是把家裡最上等的酒菜


無保留的拿出來請客,我們雖窮但不怕親朋好友


來吃喝就怕你不敢來,記憶種我們也是全家出動


不管老小一律充當服務員,賓主盡歡直到夜幕低垂


才甘願放客人回家,當時大家雖然很累


但很累得快樂有很有意義


料想不到科技工商業發達之後的今天,


想要在家裡請客喝酒到累,是一件多麼奢求的事情




國際會議前開會前,主人不斷的舉杯說:


(刊掰)台灣叫做喝酒隨意



 


平時 本人就貪戀杯中物


吾妻 再度勸告在下出門考察在外


除僅言慎行之外 發給在下一張


最近日禁酒執照(考察期間不得飲酒)  


我說教授長 已經開戰了 我袖手旁觀


這樣的行為有失愛國之本


妻又云教授長書讀的多 拿公費代表國家來考察


交際應酬吃吃喝喝 是應該的


我全額自費56000 你只有補助18000


其餘自費38000 我們花了將盡100000萬元


來日本吃吃喝喝 你覺得愛國之本重要


還是心中的良知比較可貴


 


我不喝低頭開使紀錄酒的種類 總可以吧


發現今天他們喝的酒


大部份在台灣都沒有見過


特殊的燒酒清酒 大銀釀


包裝華麗的朝日啤酒


顏色眾多的麒麟一級棒等等


據說日本人最聰明 國內出產的所有


 



待續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受邀來基隆暖暖社區 講北埔文化生活的心得報告


邀約同修(脯娘) 提早出門上法鼓山禮佛


回來法鼓山 我們的人品馬上得到提升


當下彼此互稱同修


記得上次來法鼓山 是在十幾年前


參加 地宮 動土 朝山 三大典禮



我很感恩 當時的小外甥女她們才十歲左右


便陪著我上法鼓山 當我的柺杖參扶著走路不方便的舅舅


在紛飛細雨的寒夜裡 護著我三步一拜




圓滿禮拜朝完整座法鼓山 我們中午從北埔出發


來到新竹上車 朝山圓滿回到北埔已經是第二天的傍晚


二個小姪女一夜沒睡覺


坐在遊覽車上累的 癱在我的懷裡睡著



如今 吾 年近半百 為人父母也過十載


要不是年輕氣盛發下的勇猛心


如今想起 當時的情景 實在不捨小姪女


為我個人的業障 奔波 辛勞


當下能再續 法鼔 法源


重心沐浴 佛陀慈悲本懷


最要感謝 大姪女阿容 小姪女假不妙


她們伴我 學佛之道 始終相隨



能夠皈依 佛 法 僧 三寶在23年前


當時23歲 在北投的農禪寺 當時是 聖嚴師父親自


為我們皈依 並頒發皈依証 觀音菩薩項鍊


在下從此刻正式成為一個正信的佛教徒


接觸法鼔山 開始做勸募的工作


當時因緣據足 全家也就成為法鼓山的護持會員


不久我們全家包括二位外甥女


都在農禪寺 師父的座下 皈依三寶 


 



更多待續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茶樹


假日隨禮杞師 上山看茶園


剛採完冬茶的茶樹 看起來有些疲憊


耕作面積三分半的茶園 冬茶收成13


13位專業採茶人 從清晨6


採到中午12點茶就採完了


 


分配好採茶人要求的午餐 美粥道廣東粥


發給工資1000元 上園仔樟樹崎茶園


今年度的收成將告一段落


採茶人向茶樹說 明年春茶再見


 


禮杞師 今天上茶山最主要的目的


觀察茶樹生長 決定交茶樹的時間


(截短茶樹枝葉 讓茶樹重新發芽)


 


        


樟樹崎茶園的歷史與年代 觀其茶樹的根部便知一二


茶樹的根莖 不但吃土深厚 細根分部的也很廣泛


尤其接近泥土的主幹將近15公分粗


 


再下找到了上回與商業周刊 一同來拍攝的這顆老茶樹


發現被螞蟻與蛀蟲危害嚴重


 


我問:禮杞師這要如何處置


禮杞師回我:這奈何昧?


不施肥 不用藥就會這樣 我們要接受


我想這株超過10公分的老茶樹 少說也有幾十年吧


於是自己找來泥土 盡量補給老茶樹養份


寄望老茶樹經過本人的營養加持 能夠茶體健康


延年益壽 民國100年長出新的春茶




我們轉往下園仔 大湖葉屋背後的新茶園


說是新茶園 茶齡也有10歲了


今年冬茶的年房 普遍不理想茶樹上的茶菁生沒幾株


反而茶仔 與茶花 長的特別旺盛


看來今年想要喝冬茶 數量必定要減少很多




禮杞師 開始徒手搬蘆葦雜草放置在茶樹下


做自然堆肥 這樣的天然耕做法已經很少見了


今天茶山顯得格外清幽 茶園沒有風沒有雨 也沒有太陽


在少許的薄霧中 我們難得對茶樹像今天這般無所求


當下走過的每一顆茶樹 我都能感應到它們的生息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北埔老聚落 建構於群山環繞的台地上


民生取水不易 日常飲食全靠街邊巷道的水井供給


老聚落中的多處百年古井  更是我們的生活命脈


在老聚落中 只要是大間的宅院或民居


都被有自家引用的水井 也有二家公用一口水井的街屋


居家如果沒有水井 生活就會比較辛苦早晚必須要到


住家附近的水井挑水 說是辛苦其實不然劈材 挑水


乃是修行入門的基礎課程 劈材挑水 修行


對仰賴科技生活習慣的我们來說


這是多麼不切實際的語言


 


在北埔諸多古井當中


國家級古蹟天水堂的巷子裡這處水井


稱其北埔第一古井 最為貼切


古井的井圈造型 是用六片石板砌成的龜甲圖案


具有長壽吉祥之引諭


井邊的構造就更加嚴謹了


是用卵石從下往上堆疊砌成的井牆


石材排列整齊 工法牢固經過上百天然災害多次地震


洗禮依舊完好如初


水井巷的北埔第一古井


亦是第一名井名井出好水 不在話下


 


北埔山茶是老聚落的經濟來源水井又是這裡的生活命脈


哪:在下開設的水井茶堂 名正言順的就成了


北埔的文化之泉了


保護北埔看得見與看不見的文化財富


是本人邁向2034的原動力




北埔工作室 向來不喜歡 好高騖遠


我們選擇從保護居家前面履遭遊客破壞的古井開始


我們美化巷道 植栽 種柳樹設計讓遊客休息的坐椅


當然也為 百年古井 製作井蓋貼上美言的字句


如『愛護古井 請勿攀爬』


『民生用水 請勿開起 居民啓 北埔鄉長啓 總統啓 』


『百年古井 民生用水 勿開 勿坐 勿破壞』


遺憾的是以上諸善法鈞無效 遊客依然文盲


一人開啓不了井圈 二人加入 然後三個人


對面阿婆親眼見過六個人合力破壞開啟井蓋的場面


老阿婆上前問 這群積惡的遊客為何執意打開井蓋


積惡介人回答:想看看水井裡面真的有水嗎?


阿婆回答:水井怎麼會沒有水 膝蓋想也知道


你們把我們喝水的井弄壞了 怎麼辦


積惡遊客不鳥阿婆 頭也不回的走了


      


99年度 百年古井 本週第三次 遭積惡遊客破壞損毀


鄰居經過看我又再修井 便見意本人


只要寫『破壞古井者、不得好死』貼在井蓋上


我保證以後 沒有人敢再破壞你的水井


一天到晚修井吃飽太閒 照我的建議不會錯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新聞報導說 三十年來黃金的價格最近創新高


一兩可以賣50000多元


本人生來 就對黃金 鑽石 珠寶 了無興趣


即使結婚 也未添購 任何生外之物


脯娘 為了紀念終生大事 特別為自己


買了一只結婚鑽戒 買不起大鑽戒


買太小的又容易弄丟 所以結婚鑽戒目前下落不明


 


在下雖然從 黃金 鑽石上節省 但是花在手錶上


的愚昧開銷 絕對超過黃金 鑽戒 很多 很多


萬國錶 芝伯錶 亞米家 分迪 凡賽思 MC BOOS


我們夫妻通通有 目前生活完全用不到 這些東西


越看越後悔 當時怎麼這麼呆


 


經過家庭會議 咱全家決議 賣掉家中所有的黃金


一共大約有 三兩 賣得之金錢將


準備幫古蜜 古二 一人買MP3 一人買手提音響


剩下的拿來當 夫妻出國旅遊基金


不然等到黃金剩下 一兩300塊時


後悔就莫急了


 


古家 二呆兄弟問我們家裡


哪裡來這麼多黃金 我們回答


因為你們是含著 金湯匙出生的


古蜜問 什麼叫做含著金湯匙出生的 我說 像這樣


     


二個傻蛋在家含著金湯匙 爽的不得了


卻絲耗未知 他們出生時 眾親朋好友送給他們的賀禮


即將被父母變賣出國玩樂的事情


 


要變賣家產了我們夫妻 心中完全沒有痛苦


因為我們知道 凡事有高低起伏


黃金飆到最高點


就會往下掉 自古道理皆然


黃金股票也不能例外


 


黃金在我們家的最後一夜


就讓兄弟二人玩個痛快吧


脖子上 手指上 腳指上 兄弟全都滿戴黃金


在客廳裡閒逛一整夜晚


 


古蜜突然大喊 古二不要把黃金戒指套在腳指上喇


明天戒指會被人發現有腳臭 賣不出去啊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幾年 意念工房的小武介紹我認識 大偉


記得那是一個 春暖花開的午後


也是大隘山莊 盛開 櫻花 杏花 的時節


我們一行 大偉 老徐 小武 莊主


共享了這頓 無限歡樂的午宴


孫大偉 真的是名不虛傳


 


大偉 來水堂喝茶 見大家忙著接電話


建議在下 在庭院裡 種幾株竹子


好規定進來喝茶的朋友 將手機掛到屋外的竹子上


聽到自己的來電 請在外面講完再進來


以免破壞了 喝茶的氣氛


 


朋友發現水堂種竹子 說 居不能無竹


居家其實並非一定要有竹


種竹子是在兌現 大偉的好意


 


後來 大偉 發現邊講電話 邊喝茶的大有人在


於是說 竹子沒有掛電話是對的


 


     


最後一次見到 大偉與嚴長壽先生同行


在下很少要求與朋友合影 這次特別


邀請 大偉 嚴先生合照


 


留住了當時珍貴的回憶


大偉 為了配合我們的身高還特別半蹲  


晚上 大偉說還有演講 要先行離去


我送他到天水堂上車


由於看過 初衷與菜尾 離開時我特別再跟他握手


並邀請他隨時 光臨寒舍奉好茶


最後我請他 保重 保重


他說 會的 會的


 


在下是 孫大偉 最平凡 最普通的朋友


在此獻上 最大的祝福


 


願生西方淨土中 九品蓮華為父母


華開見佛悟吾生 不退菩薩為伴侶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