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北埔水井巷


東茶屋街


聽說金澤市的居民 已經將日本全國的文化藝術


通通濃縮到自己居住的城市來了 這一點都不誇張


故金澤有「北路小京都」的封號


金澤市的 文學館 茶街屋 武家屋敷 神社


古城舊址 傳統文化資產 在這裡 受到相當良好的保存


 


在下曾經閱覽過 日據時期 新竹州的老照片出版品


如果當時竹塹城的樣貌 能夠保留到今天的話


我們就不必大老遠 跑到日本來學習 人家如何


保護以及創新文化資產


也許因該換日本人 要專程來新竹 緬懷祖先們


在殖民地 所建設的文化財


金澤除了傳統文化之外 現代工藝的生活藝術館


如 二十一世紀近代美術館 石川縣立傳統工藝館 市民藝術村


金澤職人工藝學院 金箔之屋工藝館 等等 更多大大小小


公家或是私人經營的館社 分布於金澤市的許多地區


不管來城裡 或到城外 到處都看得到文化藝術館


 


最近 文化局 在北埔堆動的區域型文化活化方案


計畫在老聚落裡 補助店家參與設立(街角生活館)的計畫


如果計畫執行得力 不久之後 漫步在北埔的老聚落裡


就隨時會與 小型的街角生活館 相遇


雖然目前老聚落裡 只有二間生活館(茶博館和醋活館)


文化局預計 延生擴展到十家以上


到時候北埔將會有新風貌誕生


我們期待傳統空間 新生活思維的到來


 


我們在金澤的行程只有一天一夜 卻要當三天使用


所以馬不停蹄的參訪與見習


 


北埔意念工房的小武 知道 在下要來金澤


特別建議本人 一定要帶著脯娘 手牽手散步在 兼六園


的晨曦中 享受一番 日本的名院造景


小武的建議 光是用聽的 就已經非常 多情浪漫


小武說:這是他從一生中 維一一次蜜月旅行


節錄出來的美好回憶 希望我們老父老妻


來兼六園 也能感受一下 新婚的浪漫情懷



為了參觀全日本三大名園之一的 兼六園


我們五點起床 在台灣因該是清晨四點吧


夫妻倆匆忙快步 來到兼六園門口


發現這個由公家經營的名園 還沒有開門營業


 


我把日本人的名園或公園 想像成北埔住家後面的


秀巒山公園 24小時開放 隨時可以來去自如


根本是一相情願的幻想


 


日本國跟中國一樣 只要稍微有點看頭的所在 都是要錢滴


一般入門票500丹 登上山門樓坊500


觀禪庭 瀑布流水 青苔古木 加上一杯抹茶二顆麻薯2500


在下 到南禪寺 就這麼一進門 一上樓 禪坐一下 沒小沒屁


弄掉3500丹 想想自己在北埔經營的水井茶堂 一壺膨風茶 二種茶點


再加一碗熱呼呼灑滿米花的擂茶 客人還可以 坐日坐夜 收費250


越想越不對勁 特別的是日本客人 還會送上一包袋茶


當作 哦迷雅夜(小禮物)了表 小店為國家盡的國民外交


 


 


反觀當下的北埔比起鄰國大氣多了 所有的古蹟 包含地方文化管


影像紀念館 北埔洋樓姜阿新故居 參觀不但免費 還附送解說


(街角生活茶博館 街角醋活館 還有免費的茶跟醋提供品嘗)



 



怪不得 北京大學的同學 訪問在下時 說了這麼一句:


你們這邊 讓我們感到的(就是人情味特濃)


 


與兼六園無緣 所幸沿路散步上古城


古城的城墎很高 也很寬敞


大面積綠油油的草坪 加上大石頭堆砌成的城碁


還有純白色的牆面 讓人感覺到 古城的大排場



敢問 城門 城門 幾丈高 近觀城裡的建築構件


赫然發現這古城 是舊城新蓋的 頓時可看之處


就不像古城這麼高了



不管城裡 或在是城外 金澤的古松每一棵高聳入雲


有的樹高約有五六層樓 在晨光與朝露的滋潤下


松樹的針葉綠得發黑 在金澤每一棵樹都受到


無為不置的保護與照顧 樹枝有的被穿上草繩防蟲害


為了延長老松樹的壽命 日本人有用比電線桿還要粗大的木材


撐著下垂的老樹幹 讓老樹可以 無後顧之憂的存活下來


在下心理又是一陣感傷!大和民族 照顧樹的技術


比中華民國的人 維修古蹟 還要專業


 


以前上古蹟說課 老師教我們 進廟要先看三川殿的石雕與彩繪


進大戶宅第得先觀察人家的花園


認識一個城市呢 要從城市的公園開始 


金澤這個到處都有綠地 與公園的城市 夠讓我們瞧的


 


聽電視上說 台北正在舉辦花藝博攬會 很多參觀過花博的客人


來水井茶堂擂茶 大家都覺得台北的花博 很猛 花很多錢


看的人也很多 我問看過花博的客人 會想再回去看嗎


大多數的客人說 沒有想要二度光臨花博的意願


其中有一部份的客人說 再去看花博 寧願在來北埔


至少 北埔古擈安靜 雖然沒有很多花花草草


有山 有水 有好茶 有古蹟 北埔不錯啊


 


金澤市的東茶屋街像極了 北埔老聚落裡面的巷道


尤其老聚落裡的中央道  因為東茶街屋的盡頭有


一座山丘與北埔老巷道亦同 據說此街屋是獄火重生的新作



 



 


這條街屋讓我最動心的是它們的舖面


全都是用石板經過設計 恰當的鋪設於整個茶街區


其中收邊與轉角處 運用了多種


洗石子,磨石子,坎石子,和鑲石子的施作


在北埔老聚落推動的修景計畫中


我們常常想要表達 心中的想法或內容


總是無從表達出實際的建議與具體的做法


多年尋覓答案不解 盡在參觀 東茶街屋 找到了解套的方法


不廢吹灰之力 得來也完全不費功夫 拍下茶街所有的舖面施作方法與建材


帶回北埔做為正在進行「北埔聚落歷史風貌修復工程」


往後設計規劃參考之案例 出國考察真好 現學 現買 現賣


古人說的好:『行萬里路 勝讀萬捲書』有效



 



 



 



 


本人不敢像蘇東坡那樣 愛茶如癡 愛茶愛到


甘願作一介 別茶人 


在下也不敢自許為愛茶人 因為本人有賣茶的行為 故不宜自檯身價


日本的 老茶翁 由於愛茶 發願宏揚好茶 甘願終其一生


與他人分享 心愛之茶


吾 吃喝玩樂 盡在北埔這個曾經 被美譽稱呼的人文茶莊



 


東茶街屋的公厕比我們的店面還要美


 



 


待續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可以複製的回憶


許多 親朋好友  來到北埔


非常羨慕我們 在水井過的日子


講母語 住古蹟 喝白毫 賣擂茶 上電視


遊山玩水 吃喝玩樂 一樣不缺


其實過生活 如人飲好茶


香甘苦歰 只有自己心理明白


 


孩子投生到我們家來  其實也瞞辛苦的


我們住在老聚落裡的觀光區 為了養家糊口 只好作生意


古宅如果能夠純粹拿來當住家 一定更幸福


雖然我們每週休五日 到了假日 客人上門 還是得


解說 陪笑 賣茶  賺錢 星期假日幾乎沒有時間


帶孩子出去玩樂 為了逃避心中的譴責


每次孩子 喬大人(要求家長)說他們同學


去哪裡 多好玩時 我就會告誡 這二個古阿呆


少跟這些沒有上進心的同學來往 他們的父母


一天到晚 吃喝玩樂 我們要把生命 發揮在有用的


好的事情上 所以星期一到星期五 你要勤勞讀書


星期六跟星期日要到水井 水堂 茶博館打工


勤耕雨讀 打拼賺錢 買山 賣地 是 偶門扣佳人


生命唯一的目的和理想 你們兄弟知道嗎


古二回答:最好是啦 !


古蜜回答: I DOT NO


突然發現 在下的孩兒已經有時尚感了


開始會作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例如 在外面學英文 回家後欺負人



 



 



 



 


兩兄弟問在下:我們暑假開車環島 去北美館看展覽


夜遊六福村 到月眉 馬拉灣玩水 還去參加台北的茶會


平常去新竹吃的日本料理 這些算不算是吃喝玩樂


當然算啊 脯娘 突如其來的發言 把我們嚇了一跳


看看你們三子爺(三父子)一個暑假吃喝玩樂下來


總共花掉家裡多少錢知道嗎


在下說:我要去水堂打掃了


脯娘說: 等一下 讓你們把這個東西看完再出去


啊! 『三子爺 吃喝玩樂開銷紀錄專輯』


古蜜看完後大叫 太誇張了吧 什麼快十萬


如果一次花的話 全家都可以外國去玩了 


 


一娘教三子:你們一天到晚想出門 古二還弄什麼建議行程


吃喝玩樂一流水 你們三古 老的耍酷


水堂民宿只租給 看順眼有氣質的人


茶呢只賣給 自己喜歡又有緣的人


請問你們:世界上有幾個 有氣質又與我們有緣的遊客


古蜜 古二也一樣 人家的店 客人越多 越快樂 越歡喜


你們兩兄弟 客人越多 越是找不到你們來幫忙


尤其古二 還時常擺臭臉 給客人看


在水井幫忙有何不好  水井茶堂以客為尊


非消非者請勿進入 水井別人要花錢才可以進來


你們不用拿錢來消費 就可以進來打工


我請問你們這有什麼不好的


我們三子爺: 一口同聲的喊 是滴 我們會改進



 


 


在下要求先給我們300元買早餐早上我們要到


大湖的森林步道去感受森林早餐


脯娘說:你們光是早餐就要花二三佰


要惜福啊 生活 由奢反儉難


假日早餐 價目如下


(阿公的乾面 加滷蛋 加粳三碗165元小菜100元 果汁35元)


剛好300元 表面上看起來 是比麥當勞還要奢侈但只限假日消費


其實我們 星期一到星期五 因為要趕著上學


早餐是很勤儉的(自己煮三分拉麵、泡麵、買三明治、水煎包、稀飯)


三份早餐花不了70元滴



 


禮拜天我們買好早餐 從下大湖 開始玩樂 耍寶 吶喊 自拍


經過 禮杞的茶園 順便作浮塵子的觀察和紀錄


偶而會發現 天上翱翔的老鷹


大的老鷹翅膀張開時超過150公分


古二第一次看到 大老鷹起飛 差一點嚇死


經過農家的夥房屋 我們佻挑(故意)去激怒看家的狗


然後發動機車 跑給狗追


經過二寮神木時 當然要下來禮拜山神後


然後走下野溪作弄一下溪裡的小蝦米


 


 


走道池塘邊 古蜜大叫 來看番鴨子打架


 


脯娘要我們十點 回來開茶博館 現在已經11點半了


回到水井茶堂 一屋子客人 眼前的老闆娘接待客人十分和善


一轉眼 看見到我們三古 老古 中古 小古 臉色馬上變得很嚴肅


知荽的兩兄弟 大的自願剪麻署 小的幫忙收杯碗



 


在下獨自一人 聽著蘇州的平譚 顧生活茶博館


開起了一天賣笑的生崖 我們扣佳人 其實是很節儉的


為了省錢我們早餐吃的多 午餐就可以省下一頓飯


 


客服空檔 無情的古氏兄弟 再度出現 並邀求


跛腳和藹可親的爸爸 陪他們打棒球


可惡二人兄弟 明知在下 雍有一張殘障卡


確偏偏喜歡邀我玩躲避球 棒球 或是跑步


跟我比賽運動 最大的好處是


對手 追不到球 同時也追不到人


玩棒球不容易被刺殺 玩躲避球本人是一塊很好攻擊的肥肉


除了我之外 大家非常有成就感


有了上回玩硬式棒球 全壘安 打破古蹟瓦片的不良經驗


同時設防自己追不到球 今天玩棒球的球俱


在下規定要我自己做的才願意參加 水井巷棒球



 



吳念真說:一個人到了某個階段 剩下的大概只有回憶


我說:即使剩下回憶 也要想辦法 重拾回憶 複製回憶


回到回憶 今天在下親手 作的棒球和棒棍 跟我37年前


9歲時作的幾乎 要一模一樣


材料如下


棒球 過期的新聞紙三張 少許的自來水


偷爸爸的電火布一捆 要小心(大人發現時會被打)


棒棍比較簡單 直接到警察局後院 偷砍警察種的芭樂樹



這樣就 (由奢反儉易了)


在巷子裡面打幫球你以為………….


待續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臨暗子 與人客在水井喝茶


突然傳來急促的電話聲


電話中勝國大喊 : 双虹 双虹百年難得一見的双虹


趕快出來看 快點出來照相  吾 還來不及回神


勝國 就卦了電話 不愧是一代緊張大師 


 


走出天水堂 回頭一望藍天 真的不得了


很多茶販仔 形容自己的茶好 叫做奇茶 通常都是膨風的


當下 天水堂 天頂上出現的兩道彩虹 叫做奇景 是真的


勝國為此景匆忙 在下 可以理解


 


不要說双虹 光是彩虹 在北埔一年也難得出現幾回


記憶中第一次看見彩虹 是跟阿太(曾祖母)


在廟前街的老屋前


 


小時後看見的彩虹 比現在的彩虹還要長 還要寬


有點像舅媽用來背表妹的背帶  


彩虹跟背帶雷同 沒有頭也沒有尾



阿太告訴我 北埔的共(共 彩虹的客家發音)是從水祭仔出來的


今脯日介共 身體跨過秀巒山 頭拿(客語)伸到大湖去吃水


從此 彩虹會跨越山林 到河邊喝水的奇想


深深的植入在我幼小的心靈裡


 


阿淘哥寫了一首歌 叫做堂波波(浦公英)


提到小孩子為了追尋 堂波波 因而飆風


拼命追逐浦公英 越過河背的情景


在下認為這些小鬼的志向有點低落 沒事追浦公英幹什麼?


本人雖然一輩子擺腳(小兒麻痺)從小就知道要奮發圖強


要當一個有理想 追逐彩虹的小孩


 


聽說是 國父還是總統 我忘了


他們從小就很喜歡到河邊 看帕哥仔(溪哥)往上游


知道了人生不進則退的大道理


於是發奮圖強 要當偉人 後來又聽說帕哥仔往上游的故事


是後人杜撰的 是假的 所以他們只能當偉人


故 前者感情不順隨 後者反共大業未成


在下不想當偉人 只想當一個追逐彩虹的小孩


我從小就很很愛追逐彩虹 彩虹對我來說


就是無限想像的延伸 在下追逐彩虹的夢是真的


所以我寫的書一定會出版



追逐彩虹的秘密 從小到老 都是一個人 孤獨的進行


阿太 吩咐我說 共會跨山 會吃水的事情 盡量不要給別人知道


太多人知道 嚇到共 共就會走掉 我們以後就會看不到共了


 


小時後 一見到彩虹出現 我就會快跑


或是騎腳踏車 到豬灶坎頭  距離大湖溪最近的地方


看看能不能遇見 正在喝水的彩虹


隨著年齡的增長 對於追逐彩虹的地方與內容


越來越遠 越來越廣 小份林 北埔國小 南埔大橋


埔尾 北埔國中 住家的頂樓


都有我追逐彩虹 尋找夢想的足跡


 


國中畢業後 在下的夢想隨著遠離北埔


慢慢的被工作給遺忘


再回首 少年時期追逐阿太述說的共


加上逝去的青春與歲月 還有曾經停留在心中的彩虹


這一切的一切 就像是一場 夢幻泡影


追逐彩虹的日子 其實只是一種現象 沒有答案


例如 北埔的彩虹 為何只出現在臨暗子


出現的所在永遠是東邊 懸掛在秀巒山上


彩虹數十年如一日出現時依舊 沒有頭 沒有尾


六歲時所見到的共 與相片裡的彩虹


相距40年 共與彩虹的乍現與消失無恙



直到遇見今天的双共 讓我重拾童夢 從天水堂開始追逐


眼前這道真實的彩虹 帶著相機騎機車回到從前


同時前往新的尋夢地點 慈天宮 新天水堂廣場


面盆寮 寶二水庫 五指山 懷著童年的夢想情懷


拍到了共與彩虹的真面目


在下才解開 埋藏於內心超過40年的疑惑


阿太沒有騙我 彩虹真的會 跨越山林 吃河水



回家我把今天發生的美好事物 一五一十的


向親愛的孩子作心得分享


萬萬想不到 我會生出二個俗子 大的叫古蜜 小的叫古二


他們完全不相信 偉大父親 親眼目暏 彩虹會 跨山林 吃河水


的真實故事 即使有相片為証


他們還是認為 慈父所見的彩虹 與周杰倫歌詞裡的彩虹


不一樣 所以反對在下的論述 說爸爸老了而且很幼稚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完美的茶席擺設點



                                              歧阜縣(飛驒國)白川鄉的合掌村,


其傳統建物群的建築又稱合掌造


這是我們參訪行程中 唯一被「聯合國指定的世界遺產集村」


名氣大當然遊客就會很多,這裡真的聯合國


來是地球村 各國的人類都遇得見


台灣人,阿陸仔,阿dog


老外,老德,老英,老法,老古


各色人種 你來我往 共聚一堂非常親切


 


上回造訪白川鄉我們走的是山路


沿途高山,河川,湖泊 欣賞不盡


事隔一年多 來白川鄉 有高速公路可以走


下的交流道 轉幾個灣 新的合掌屋建築就在眼前


 


好不容易爬山涉水來到合掌造,一定要住上一晚才划算



我們分好民宿天色已晚,夜裡的合掌村


散發著一股 甜靜又安詳的氣氛


白川鄉 世界級的觀光景點 當然規劃的很完備


我們住的民宿 每一間都是 傳統式的合掌屋


最大間的民宿也只能容納20人左右


傳統的合掌屋民宿 並沒有為了生意好


去改變舊有建物的格局 人家是先保存文化


後發展經濟 不像我們台灣的清竟農場


營造假裝住在奧地利的感覺 生態環保放一旁


大家只要賺錢快樂就好


 


我們分住於四家合掌屋 用過晚餐 人數少的


先過家到人數多的民宿 喝酒 喝茶聊天


酒後三巡 大家走出屋外一同散步 40多人一起


慢走在異地 享受他鄉的夜景 在下心中很感慨


為何一定要到國外 大家才會有如此的浪漫情懷


在燒酒的助興之下 你送我回家 我又送你回家


最後是由合掌屋 把大家帶入夢鄉的


我有嚴重認床的怪癖 只要離開自己的床和臭味


保證很難入眠 今夜一不小心  天亮了   


 


經過神社 我拍掌合十 感謝神明 給予的整夜舒眠


 



 


曆日早起 在晨光中散步 走到合掌村的中心點


這裡出現一處超級大型的停車場,是昨夜沒有的


加上停車場旁邊的主流店家販賣的(哦咪也野)伴手禮


都是統一出產的商品 我萬萬料想不到


清晨的合掌村,會是被遊覽車和強大的引擎聲所驚醒的


心想 眼前所及是大和民族人民幹出來的事嗎?


結果是的 不用懷疑


因為上回造訪白川鄉 脯娘未隨在下住合掌屋


於是游舊地 重提往事 脯娘拍拍我的肩膀


安慰在下說道 凡事有 好惡之分


不要把日本看得跟極樂世界一樣美好


人生過與不及都不好 想不到吧


世界文明的資產合掌造 還不是為的發展經濟成為觀光景點


 


來到合掌村 我再次爬上觀景山,欣賞著這個聞名於世的集村


村落左側山丘上有最源始的合掌屋


觀景台隱約還可以看到遠方的神社


村落右側是一條河川 上回漫步走過河邊 水清澈見底



河流背後的小聚落有好幾間 新起造的合掌屋


建造在這裡的合掌屋 大多已被改成餐廳或咖啡館


有的則經營現代化民宿,這些在下都可以接受


人為了生活拼經濟賺錢無可厚非


 


對於腳下眼前的這條規畫不當的大馬路加上停車場


而且大馬路就這樣直接的開過


聯合國認定的世界文化遺產合掌集村 實在大殺風景


就好像在一位美女的秀髮上,理一道光頭是一樣的道理


難看啊



脯娘再次勸本人:對文化保存的要求不要那麼的高


照你這麼一說世界上不就沒有文化了嗎?


現實跟理想有的時候是很難兼具的,好比山腳下的合掌村


 


我表面上是接受了她的安撫,心裡面還是想建議聯合國


把發給大和民族的「合掌集村世界遺產獎章」收回來


以便將來可以發給台灣的「世界客家文化集村-北埔老聚落」


其理由很簡單,日本的白川可以,台灣的北埔也行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客家 八音派對  

                      


公共電視的製作人來訪


介紹在下 認識 這位德國藉的女導演


並詢問本人有關拍攝北埔紀錄片的相關事宜


去年優人神鼓 受我們的邀請


在慈天宮廟前作演出時


台灣布衣研究人 鄭惠中 老師


就拍過類似 今天我們討論的內容


再下 希望紀錄片拍攝得 更有在地的感覺


 


於是 邀請北埔客家八音樂團


在古蹟裡做現場演出 收音


不愧是德國來的導演 立刻與在下有相同的想法


事隔一個月 我們選在水堂的庭院 拍攝現場八音演奏


 


121拍攝當天 與北埔永光會舉辦的旅遊同一日


因為拍片只好犧牲 永光會的邀約


我們為的捕捉 最好的光線 選在傍晚拍攝


鑼鼓喧天 嗩吶 洋琴 二胡齊鳴 響徹雲霄


經過此地的遊人過客 無不停下腳步


欣賞這難得一見的場景 古宅裡的客家八音現場演奏


 


我發現有街彷鄰居 在外面 探頭探腦


想必他們心裡頭一定在琢磨


我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會如此鬧棚


這八音只有廟會和婚喪 喜慶才會出現的樂聲


無故的從咱家突然響起


眼看來看熱鬧的鄉親越來越多


在下 有必要出面解釋一番才是


我看著大夥疑惑的眼神說出 今天有外國人來拍電影


阿桑 點著頭回我 原來如此 我們還以為發生甚麼事


特別趕過來看看  哇哩咧


 


我們今天準備演出三首曲目 吉祥樂 快板及山歌仔


每首曲幕告一段落時 我們就會聽到


圍牆外面傳進來的掌聲 或許是冬日午後溫暖的陽光


加上樂人賣力的演出 今天的八音有一種穿透感


現場雖然只有五個樂人 卻能讓我們感到如百樂聚奏


讓現場凝聽者心生歡喜 就好比主唱在訪問中提到的


客家傳統八音是喜慶的音樂 不管唱的人或是聽的人


聽到這種音樂 一定會感到熱鬧與喜氣


 


在客家庄我們聽了一輩子的客家八音


從來沒有像今天這般感動 我邊聽邊想心中的感動


從何而來 是否今天 在下是主事者的緣故


主事者只要安排事情就好了 無須為此事感動吧


觀察現場的每個人之後發現 今天的觀眾 跟樂人同樣認真


         待續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參加五下班茶會 茶會在午後的雨聲裡進行


老同學 還有新加入的學員 擠滿整個新空間


一時間 小小的空間變得熱鬧又溫馨


我很喜歡茶會裡的自然作業


大家有著相同的理念赴一場 又一場的茶會


雖然是小茶會 主辦人 阿道用心良多


 


茶會結束 婉儀和蕙蘭 邀請在下共進晚餐


今日茶會珍梅因古二生病不能參加


 


 婉儀說 大嫂今天沒來 是個大好玩樂的時光


蕙蘭問我 是開車還是座高鐵來的


言下之意 是要安排晚上的行程


在下知道以上皆是引誘和考驗


決議 獨自一人前往 呂桑吃滷肉飯


 


今天是觀音茶會 當然喝鐵觀音


喝了一下午的觀音茶


心中有觀音 肚子確很餓


習慣了北埔白毫的細膩與蜜香


鐵觀音對在下來說實在太猛


 


每次茶會到尾聲 串場人便邀請茶客起身


說出對今天茶會的心得分享


 


時常被點名起來說話的我


最近變得很膽怯 面對這樣的場合


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或許是以前說太多了該說的都給講完了


 


茶會不知道可否 孤獨的來參加


歡喜欣受 帶著茶後的孤寂感離開


或許下次有機會辦茶會


因該以靜默為主題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水井水堂的 董事長小蟲 回台灣參加


滾石30年的 演唱會


特地來北埔看我們


我們尊稱小蟲為董事長 是因為他


在水井與水堂的草創期給予我們很多協助與幫忙 


基於感恩與信認我們全家稱小蟲為永遠的董事長


在下很喜歡董事長這個職稱


董事的長者董事的長官 董事有智慧的象徵


 


時尚的管理企業已經把董事長的身份


改成總裁 總監 執行長之類的俗稱


總裁乍聽好像發生交通事故的裁決人


總監監督員工上班是否摸魚的監察人員


執行長更有趣了 早期刑場上才用得上的執行人


其實總監總裁 執行長也好 他們都是企業的老闆


或是負責人不知道為何喜愛安 這種店小二的職稱


滿足自己同時嚇唬員工 每次聽到朋友的下屬介紹老闆


某某執行長時不知道為何 就是很想大笑


 


我們的董事長來訪照例的到北埔食堂 大餐一頓


雖然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在晚上大吃大喝了


為了陪二年未見面的董事長全家豁出去了


叫了一大桌的美食佳餚 直接放在 慈天宮廟前


滿足口腹之欲魁別了二年的 客家小炒 炒粄條


五味溪哥蒜仁豬腳 竹筍爌肉 炸竹 炒山蘇


香油 酸菜肉片湯


大家都老了二歲


食量依然如昔很會吃 


餐後還可以繼續吃


客家麻糬跟炸豆干 小蟲這樣吃喝


還能瘦下18公斤 實在很難想像


是如何辦到的


 


在下二個月瘦下3公斤 只要稍有不慎


馬上回復原有的肥重


 


飽餐後我們連同助理龍龍 姊姊 還有乾媽 


到水堂喝茶在下跟揚田 喝威士忌 茶 酒過三巡


我們請古二來幫 董事長畫像


在水堂昏暗的光線裡古二能準確的畫出小蟲的特質


實在不容易


 


今天古二畫小蟲比上次畫自己的父親還要認真


或許十年前小蟲在古二出生時


 


曾經送過古二史努比的黃金


又將古二取名古二這個大家聽得 很喜歡的小名


所以古二把小蟲畫得跟自己一樣帥


 


龍龍今天算是收穫匪淺飽餐一頓 好茶 畫像都擁有了


想必帶著今夜美好的回憶回北京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早上參加老聚落保留案的說明會

參加的鄉親很踴躍大部份都是居住於老聚落


裡的叔公 伯母為主要對象


也有來攪和和鬧場的


學宏哥 水果葉 阿嬌姐 他們


理是理非 意見特多 提的內容大概跟今天的主題無關


 


學宏哥建議將自家含隔壁鄰舍4


位於廟前街上的商店退出老聚落保留區


他說將來住家可能蓋成4 層樓的水泥洋房


一旦老聚落限建後 就不能蓋高樓了


他講出這樣的議題我們聽了真的是


不知到該哭還是該笑


 


文建會客委會 縣政府 文化局


民間工作室學者 居民 專家


花費了多少年的時間與心血


將北埔的老聚落變成保護區


同時廢除原有的都市計畫道路


1 天水堂後院到忠恕堂 經過慈天宮廣場


2 讀書館到鄧南光後院


3 中正路一巷到 天水堂金廣福廣場


4 廟前到秀巒街的中央道


這對北埔文化資產的保護來說


向前跨越了一大步


這個讓我們料想不到的決策


其實通過的有點突然


 


加上居民的常識不足  今天的說明會


真的是牛頭不對馬嘴


有的時候看鄉親好像很猴其實是假猴


自己的權益是否受損毫不知情


就是為了想反對而反對


我們很想聽大家的意見


請他們起來發表高見


發現平日凶狠的 街彷


等到該說話時 連一個ㄤ估都打不出來


 


今天談老聚落的保留案水果葉居然向


主辦單位要開馬路的補償金如果補償金拿不到


他要把房子蓋到馬路上來並當下建議鄉公所買直升機


以便送鄉民回家老葉家蓋好後


住在秀巒街後面的住戶包含在下


回家唯一的交通工具只能靠搭直升機


 


我們討論得如火如荼  阿嬌姐在下面


與他帶來的鄰舍聊天 聊得口沫橫飛


我忍受不住她傲慢的態度


於是請她起來發表高見 他當著大家的面前


說出自己反對 北埔發展觀光的想法


她認為過度發展觀光


害得她們家後面的簑衣牆


快被遊客拔壞了


 


很久沒有參加鄉內舉辦的說明會


今天又讓 在下見識到鄉親的無知與幼稚


不用多二三個莽夫就夠了


保證整場破光光


 


老聚落要登陸 看來還要加把勁


不過好的是政府已經 很勇敢的作出


新的決策保護老聚落 限建 容積率轉移


限制老聚落 未來商家發展的規範及行業


我們樂觀其變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99年北埔駐地工作站





今天到文化局參加99年駐地工作站委託案的審查會


參與本投標案的廠商有二家


北埔觀光協會 理事長 魏文彬 先生的提案說明


抽到第一簽 在下與米力公司是第二家


先生 見到在下便說 碰到古武南今天不用玩了


我說 沒有那麼可怕吧


本人也是第一次參加標案的廠商


 


在 魏先生說明之前 我們在場外聊北埔的近況


據他個人說 對於北埔街上的亂相


他已經到了勘忍的階段


不得不出來做些事 或說些話的時候了


如果知道 在下要來標案 願意讓賢


在下聽了很感動


馬上 回應早知 魏兄要來投標 我就不參加了


先生說 是邱縣長鼓勵他來標案的


 


沒有人鼓勵在下來投標 是因為


在下96 97 98三年


累積下來的執行成果 來此為保護老聚落再盡心力的


或許是本人 胸有成竹 早已練就一身


一切隨緣的好功夫 故既來之則安之


 


維鈞來電說 我們成功的標到本案


據說審查委員們 對於 在下提出的前進2034


北埔開發200年 很感興趣認為文化不能全然


的一味緬懷過往 文化應該要有新的理想與藍圖


文化的創意 有的時候要比守舊更積極 才會有未來


 


雖然面對未來的一年


執友勝國說 不知是風是雨


想到要 編雜誌 人力培訓 館社聯誼


駐地工作站 討論會


再下看來新的一年 一定會很忙


 


掛完電話 經過竹東一番日本料理店


何不與心愛的脯娘


先飽食一頓 正午的豐餐


這樣的人生才會有正確的道路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