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暗子 與人客在水井喝茶


突然傳來急促的電話聲


電話中勝國大喊 : 双虹 双虹百年難得一見的双虹


趕快出來看 快點出來照相  吾 還來不及回神


勝國 就卦了電話 不愧是一代緊張大師 


 


走出天水堂 回頭一望藍天 真的不得了


很多茶販仔 形容自己的茶好 叫做奇茶 通常都是膨風的


當下 天水堂 天頂上出現的兩道彩虹 叫做奇景 是真的


勝國為此景匆忙 在下 可以理解


 


不要說双虹 光是彩虹 在北埔一年也難得出現幾回


記憶中第一次看見彩虹 是跟阿太(曾祖母)


在廟前街的老屋前


 


小時後看見的彩虹 比現在的彩虹還要長 還要寬


有點像舅媽用來背表妹的背帶  


彩虹跟背帶雷同 沒有頭也沒有尾



阿太告訴我 北埔的共(共 彩虹的客家發音)是從水祭仔出來的


今脯日介共 身體跨過秀巒山 頭拿(客語)伸到大湖去吃水


從此 彩虹會跨越山林 到河邊喝水的奇想


深深的植入在我幼小的心靈裡


 


阿淘哥寫了一首歌 叫做堂波波(浦公英)


提到小孩子為了追尋 堂波波 因而飆風


拼命追逐浦公英 越過河背的情景


在下認為這些小鬼的志向有點低落 沒事追浦公英幹什麼?


本人雖然一輩子擺腳(小兒麻痺)從小就知道要奮發圖強


要當一個有理想 追逐彩虹的小孩


 


聽說是 國父還是總統 我忘了


他們從小就很喜歡到河邊 看帕哥仔(溪哥)往上游


知道了人生不進則退的大道理


於是發奮圖強 要當偉人 後來又聽說帕哥仔往上游的故事


是後人杜撰的 是假的 所以他們只能當偉人


故 前者感情不順隨 後者反共大業未成


在下不想當偉人 只想當一個追逐彩虹的小孩


我從小就很很愛追逐彩虹 彩虹對我來說


就是無限想像的延伸 在下追逐彩虹的夢是真的


所以我寫的書一定會出版



追逐彩虹的秘密 從小到老 都是一個人 孤獨的進行


阿太 吩咐我說 共會跨山 會吃水的事情 盡量不要給別人知道


太多人知道 嚇到共 共就會走掉 我們以後就會看不到共了


 


小時後 一見到彩虹出現 我就會快跑


或是騎腳踏車 到豬灶坎頭  距離大湖溪最近的地方


看看能不能遇見 正在喝水的彩虹


隨著年齡的增長 對於追逐彩虹的地方與內容


越來越遠 越來越廣 小份林 北埔國小 南埔大橋


埔尾 北埔國中 住家的頂樓


都有我追逐彩虹 尋找夢想的足跡


 


國中畢業後 在下的夢想隨著遠離北埔


慢慢的被工作給遺忘


再回首 少年時期追逐阿太述說的共


加上逝去的青春與歲月 還有曾經停留在心中的彩虹


這一切的一切 就像是一場 夢幻泡影


追逐彩虹的日子 其實只是一種現象 沒有答案


例如 北埔的彩虹 為何只出現在臨暗子


出現的所在永遠是東邊 懸掛在秀巒山上


彩虹數十年如一日出現時依舊 沒有頭 沒有尾


六歲時所見到的共 與相片裡的彩虹


相距40年 共與彩虹的乍現與消失無恙



直到遇見今天的双共 讓我重拾童夢 從天水堂開始追逐


眼前這道真實的彩虹 帶著相機騎機車回到從前


同時前往新的尋夢地點 慈天宮 新天水堂廣場


面盆寮 寶二水庫 五指山 懷著童年的夢想情懷


拍到了共與彩虹的真面目


在下才解開 埋藏於內心超過40年的疑惑


阿太沒有騙我 彩虹真的會 跨越山林 吃河水



回家我把今天發生的美好事物 一五一十的


向親愛的孩子作心得分享


萬萬想不到 我會生出二個俗子 大的叫古蜜 小的叫古二


他們完全不相信 偉大父親 親眼目暏 彩虹會 跨山林 吃河水


的真實故事 即使有相片為証


他們還是認為 慈父所見的彩虹 與周杰倫歌詞裡的彩虹


不一樣 所以反對在下的論述 說爸爸老了而且很幼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水井水堂 的頭像
水井水堂

水井水堂˙

水井水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rco
  • <p>確為奇景,讚!</p>